本文作者:linbin123456

不得不承认,外资变了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

linbin123456 04-24 21
不得不承认,外资变了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摘要: 不得不承认,外资变了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文/青城桢楠著名心理学家巴里·施瓦茨认为,选择越多,痛苦越多。在《选择的悖论:用心理学解读人的经济行为》里,分析不同人群的选择区别,中国人同...
微信号:18621393321
添加微信好友, 获取更多信息
复制微信号
不得不承认,外资变了,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
文/青城桢楠
著名心理学家巴里·施瓦茨认为,选择越多,痛苦越多。
在《选择的悖论:用心理学解读人的经济行为》里,分析不同人群的选择区别,中国人同美国人和欧洲人一样,深受选择之苦。不过,欧美人因为选择太多而苦恼,中国人则为没有多少选择而苦恼。
巴里·施瓦茨将这种差异解读为,对中国人而言,选择并没有构成自我的核心组成部分,而西方人则恰恰相反。
举个例子,西方人会把买错手机看成一场灾难,但对中国人来说,手机只是一个通信工具。
广交会里的外资选择,展现了爱的行为艺术?
经济学是一门选择的学问,而选择则是一种爱的表达。
真正的爱,风雨无阻。广州近期多雨水,但人们参加广交会的热情并没有被雨水浇灭。
据广交会统计,截至4月19日,有125440名境外采购商线下参会,比上届同期增长23.2%,覆盖全球212个国家和地区。
看了不少官方和自媒体发送的视频,广交会人流如织,但和过往相比,人流的结构有了明显的变化。
据广交会的数据,本届广交会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国家采购商85682人,占比68.3%,RCEP成员国采购商28902人,占比23%,欧美采购商22694人,占18.1%。
作为比较,2018年,也就是贸易格局历史性变化之前,商务部的数据显示,当年广交会的采购商里,欧洲占比在16.92%,美洲占比为15.93%,两地合计采购商人数为6.4万人。
无论是占比还是绝对人数,今非昔比。
很多自媒体或者参展商,也在不同的渠道,给出近乎一致性的反馈。
山东昌乐县商务局在其公众号总结道:据统计,我县参展企业共接待外商1175人次,与上届同期增长23.2%,其中共建“一带一路”国家采购商835人,占71%;RCEP成员国采购商259人,占22%;欧美采购商178人,占15.1%。
名为福步外贸论坛的自媒体做了相关统计,俄罗斯和印度来的客户最多的,伊朗、摩洛哥等中东客户,东南亚等地的客户都非常多,欧美地区的客户估计不到12%。
感受比较极端的一叶知秋外贸杂记说,本届广交会老外确实多,可能是历来最多的一次,但欧美客户极少,只遇到一个波兰,一个匈牙利的。
吴晓波频道甚至说,英语都不是主流语言了。
在外贸圈,流传着很多类似的总结,几乎众口一词的是:一带一路是主流,中东俄罗斯是优质客户,欧美大客户变少。
中国外贸有两大风向标,一个是广交会,另一个是义乌。广交会上发生的变化,在义乌也有体现。
据中新社4月19日报道,义乌海关发布消息称,一季度,义乌外贸开局良好,进出口总值达1482.5亿元,同比增长25.5%;其中,出口1287.7亿元,同比增长20.5%;进口194.8亿元,同比增长72.3%。
拉动义乌外贸的主要是“一带一路”国家,相关国家合计进出口948.3亿元,同比增长超过三成,占同期义乌进出口总值的64.0%。
数据亮眼的地区或国家,有非洲、拉美、印度和沙特。
据义乌海关,一季度义乌对非洲、拉丁美洲分别进出口267.8亿元、239.1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28.5%、39.2%;对印度、沙特阿拉伯分别进出口82.3亿元、40.4亿元,分别同比增长28.0%、27.7%。
假设巴里·施瓦茨对西方人的心理洞察有效,那西方人的选择明显变了,不再偏爱中国商品。填补西方空缺的是东南亚、中东和俄罗斯、非洲等地,面对物美价廉的中国商品,全是买买买的欲望。
如果说购买中国商品是一种态度,那来中国投资也是一种态度。
据新加坡《联合早报》报道,2024年一季度,中国FDI金额为3016.7亿元,同比下降26.1%,但与2023年第四季度比,环比增长41.7%。
《联合早报》发现,商务部只给出了东盟这个地区的投资变化,而没有公布其他地区(并非单独国家)。一季度,东盟对华的投资增速为5.8%。
爱不爱,身体是最诚实的。关系好不好,贸易投资是最诚实的。
2024年,还愿意花钱买东西,做投资,这份爱,值得珍惜。
图片血拼还是躺平?要份额还是要利润?本土外资在挣扎
扎根中国本土的外资和到中国买东西的外资,2024年的体会南辕北辙。
他们大概没有购物体验的轻松惬意,而是要在痛苦中做出抉择,是血拼还是躺平?是保份额还是要利润?
博世的选择是,利润优先,不再参与价格游戏。
据《界面新闻》4月20日消息,全球头部汽车供应商博世正在改变经营策略,从份额优先,变成利润第一。
刚上任不久的博世中国总裁徐大全,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,博世几乎所有的供货板块都受到了压力,(博世)正努力在市场份额、销售收入和利润之间取得平衡,不会为了市场份额牺牲利润。
要知道,在徐大全之前的上一任中国区总裁曾明确表示,博世以市场份额为先。
博世是全球最强大的汽车产业链供应商,在行业中的地位无可撼动。前两年汽车缺芯的时候,博世的强势做派让国内造车势力们胆寒。守在博世大楼的门口等着要货,是那个时期,几乎每一家造车势力都会经历的。
两年不到,物是人非,强势的博世不得不放下身段。
为什么转变如此之大?
据《界面新闻》,今年前三个月,博世集团的销售额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近1%,是自2020年第一季度全球经济衰退以来,首次出现季度下滑。
比收入下滑更让博世担心的是,国内汽车行业价格战,已经到了让博世都难以接受的地步。
在汽车产业,供应商几乎每年都要给主机厂年降,根据不同的话语权决定不同的降价幅度。如果连行业最强的博世都受不了,行业利润可想而知薄如刀片。
博世中国总裁徐大全说,价格战和亏损卖车是行业处于不健康状况的表现,在竞争达到稳定化之前,降价压力将一直存在。去年中国市场平均车价下调15%,今年部分车型降幅达到20%至30%。
已经有部分客户对博世说不答应(降价条件)就不付款。我们预计价格谈判从年前开始会持续到年底。
据乘联会数据,2024年4月上旬,中国新能源车渗透率有史以来第一次超过50%。
这原本是一个值得高兴的结果,但惊喜背后在血泪,新能源车的价格战提前促成了50%的渗透率,也让参与者陷入花钱买吆喝的窘境。
博世亮明了态度,为了良性循环,长期发展,放弃份额,保住利润。
文章版权及转载声明

作者:linbin123456本文地址:http://23567.cn/post/40871.html发布于 04-24
文章转载或复制请以超链接形式并注明出处城投债券政信网